•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28寄生虫百度推广排名代做【Q+2914726866】

黄毅清爆吴秀波沈梦辰猛料,网友细心发现:吴秀波裤子拉链没拉?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 2019年11月18日 04:50
【字体:

丰城市酒店(小姐,少妇,小妹女大学生妹子包过夜快餐按摩女上门)_服务+【薇信3046578593】*选妹加*〖无需打开+V信:3046578593〗找妹子外出联系电话〖V信:3046578593〗酒店宾馆全套包夜服务美女一晚桑拿水疗桑拿!全天安排*包您满意《怒晴湘西》瓶山3大神兽:六翅蜈蚣堪比尸王,千年白猿智商爆棚


  

  中国银行(601988)北京市分行外汇交易员 李昱

  英镑对美元

  上周英镑反弹以阳线收涨,最后一个交易日收在小幅收涨于1.3055一线,据悉英国和欧盟试图就有争议的爱尔兰边境后备方案达成妥协。英国首相梅已承诺,如果她在本周三之前无法带回修订后的协议,就让议员投票表决脱欧的下一步计划。

  上周英国和欧盟再度就脱欧问题进行了协商,但未能取突破。英国政府可能会在本周向下议院提交修正后的英国脱欧协议,届时将进行关键性投票。消息称在爱尔兰边境后备方案问题上,谈判代表距达成一致意见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不太可能在本周达成协议。英国首相梅希望按计划于3月29日让英国脱离欧盟,她接下来将继续推动英国按计划退出欧盟。本周三英国议会将对一项修正案进行投票,该修正案将赋予英国下议院在3月中旬之前阻止无协议脱欧的权力,但前提是梅修订后的脱欧协议未能获得议会批准。从市场情绪来看,当前市场对英国脱欧局势仍保持乐观,因预期寻求延迟脱欧的协议会以某种方式通过,或是修正案排除无协议脱欧,或者是延长脱欧谈判。无论是那种情况,都会带动英镑走出上涨行情。

  技术面上,如果英镑跌破1.3012则将被视为英镑即将走软的信号。上行方面,若英镑突破斐波那契阻力位1.3133,以及更重要的1.3218水平,则意味着英镑将进一步打开上涨空间。

  黄金

  上周黄金暴涨暴跌,走势如坐“过山车”,自周初开始多头发威一度冲上1346美元,直逼1350大关,不过美联储会议纪要给涨势“泼冷水”,金价急跌近15美元,回到1320关口附近,不过周末前小幅反弹,使得周线连续两周上涨。上周市场情绪主要受中美贸易谈判进展左右,同时也受到经济基本面消息和央行动向的影响。周初有关中美达成贸易协议的积极情绪持续打压美元,现货黄金则大幅攀升,不过在不及预期鸽派的美联储纪要出炉后,金价冲高回落,随着市场焦点转至经济成长忧虑,黄金收盘小幅企稳。本周,市场将迎来一个名副其实的“超级周”,重磅事件不断: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周二、周三将就美国货币政策与经济状况作证词陈述,周五鲍威尔就经济发展和长期挑战发表讲话;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将举行中美贸易问题听证会,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将出席并作证;特朗普下周三和周四将前往越南,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峰会;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将在议会面临另一场脱欧投票;中美贸易战休战迎最后期限3月1日。在如此多的事件的共同影响下,下周黄金价格受到消息面影响继续大幅震荡的可能性可能会进一步增加。

原标题:档案春秋︱安义路变迁

  安义路,在上海展览中心西边,是一条在今天看来很不起眼的小马路,全长不足300米。在四五十年前它名头响亮,全因“安义路菜场”(原来叫“安南路菜场”)。这个菜场从20世纪初开始经历了八九十年的历史。

  安义路建造于20世纪初,原来叫安南路,我幼年时见到的是条弹硌路(用小的花岗石铺的路),到20世纪50年代后期改为柏油马路。“安南”是“越南”旧时的叫法。约在1957年前把 “安南路”改名为“安源路”。“安源路”与玉佛寺前的“安远路”读音相近,常有人会搞错。笔者的一个亲戚就碰到过经人指路找到安远路去了,一直到半夜才找到我们在安源路的家。“安源路”叫了两年多,再次改名为“安义路”至今。

  在安南路(今安义路)的南侧建造有“慈厚南里”和上海开出第一辆有轨电车的英商电车公司(是上海第一家现代公共交通公司)。北侧建有“慈厚北里”和“泰威坊”。南里与安南路、哈同路(今铜仁路)、福煦路(今延安中路)相通。北里与安南路、哈同路、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相通。泰威坊从安南路进出,本来与北不相通,到20世纪50年代时才与北边的“金城别墅”通连。慈厚南北里是犹太人哈同建造的,其妻罗迦陵信佛教,故弄堂名带有“慈”字。

  慈厚南里有两条南北向的总弄,与安南路、福煦路相通,南北有七条东西向的支弄与哈同路相通(西头有电车公司不通),总弄和支弄都有大木门可关闭。慈厚北里有一条南北向的总弄,与安南路、静安寺路相通,南北有六条东西向的支弄与哈同路相通,有原来设计配套建造的“小菜场”和周围的街面房子,后来与哈同路相通的支弄只有一条可通行,其他都改作商店了。

  英商电车公司旧址

  南里北里都是两层楼砖木结构的房子,石库门,无煤卫,有很少人家用煤气。有的有天井,有上下厢房、东西厢房,有两层楼,有三层阁,有晒台(在亭子间顶上,不是现在的阳台),有的晒台上还搭了木板房,有的上晒台是用可翻移的小木梯。每幢有客堂(前客堂和后客堂)、前楼、后楼、亭子间、灶披间 (有的还有砌到房顶上的大烟囱)。除安南路20弄和38弄弄口外,所有通马路的弄口上面都有过街楼。原来是一幢房子住一户人家,到20世纪30年代因战乱大量难民到上海,此地一幢楼内也住了多家,像“72家房客”一样,立不直人的二层楼(后客堂上面的小阁楼)有的也住一家。灶披间住人的各家只得在房门口、楼梯口、晒台上生煤球炉烧饭。

  弄堂里有烟纸店、剃头店、裁缝店、小面馆、油酱店(造坊)、汤包店、开厂的(有机器制造、印刷、磨刀、修冰箱、香烟、玻璃瓶 各种各样的厂)。南里有两爿小学:实业小学和聚训小学,都是有东西厢房的整幢三层楼房,到“公私合营”时合并为“铜仁路小学”。南里有“大杂弄”之称。

  安南路菜场原住宅设计是在慈厚北里的,在安南路北侧20弄到38弄之间,建有一个室内菜场,有柱梁屋顶无墙,约有八九百平方米。“小菜场”的三边道路对面都开有沿街的商店,是当时住宅的配套商业网,这一圈地方一直被叫“小菜场”。后来这里的居民多了,菜摊多得摆到安南路上成马路菜场。菜摊从哈同路摆到赫德路(今常德路),在马路中间及南北街沿共摆了四棣,排得比较有序。安南路的南北两侧沿街有米店、肉店、饭店、南货店、煤球店、剃头店、裁缝店、百货店、脚踏车行、五金店、茶馆老虎灶、药材店、荐头店(现在称保姆介绍所)、点心店、典当、布店、豆腐店(自产自销的作坊) 还有各种饭摊、粥摊、点心摊。这样的一种市面,不管天气冷热,每天早晨四五点钟就闹猛了,各个摊头都是撑着大的油布伞遮阳挡雨。小菜场有一个哑子专管菜场马路的清扫,他力气很大,大概当过兵,有时还会做做匍匐的表演。马路虽短小,但旧上海滩老照片上的商店广告、大减价的旗子也有飘扬,市面也蛮繁荣,不仅周围居民买菜购物,就是住在静安寺华山路以及新闸路、巨鹿路的居民也到这里买菜。

  下午菜场收摊后有卖拳头、卖狗皮膏药、活狲出把戏、浇糖花、捏面人、摸彩转红蛋、打康乐球、木头人戏(布袋戏)、水果摊、小吃摊、杂货摊、熟食 热天做糖食的小贩会边做边唱。到夜里有小热昏卖梨膏糖、唱滑稽、扬州人拉手风琴卖梨膏糖、广东人演奏广东音乐卖橄榄 等等。照明用的是电石灯或者是汽油灯,现在已经寻不见了。唱滑稽的艺人还要用手抓一把白砂在地上画界圈写字,这种本事,相声大师侯宝林讲是一种特别的基本功,现在已经看不到撒砂写字的这种表演了。上海独脚戏有一出叫《各种小贩叫卖》,里面的所有小贩叫卖声,在安南路及周围不管是日里还是半夜都能听到。夜里听到卖点心的,住在楼上的人家把篮头用绳子吊下去,小贩会把点心放在篮里,你吊上点心再把钞票吊下去,双方都很诚心。小菜场和弄堂里也是孩童们白相的地方,造房子、踢毽子、官兵捉强盗、跳橡皮筋、打弹子、顶橄榄核、白相香烟牌子 都是些不用花费或少费钱的游戏,小朋友一道白相处得都很好。

  随着时势的变化,安南路菜场由室内扩到马路上,到了20世纪50年代末时,许多卖菜人进工厂支援重工业,菜摊减少只剩一半不到,集中在西头的马路上。再加商店合并,整个安南路(安义路)的市面减去大半。1994年以后安义路两边弄堂的居民参加到百万人大动迁行列中,从热闹的市中心搬到了西郊外环线旁的航华新村和龙柏新村(那时外环线还未划出来),菜场从此消失了。

  在安南路的东边是上海滩上赫赫有名的、犹太人哈同的私家花园—爱俪园,习惯上俗称“哈同花园”,建于20世纪初。笔者1943年出生在安南路35号,小时候常进到哈同花园去白相,看到的已是残景,在现在的“友谊会堂”的位置,占地也与友谊会堂相仿。1953年在哈同花园的旧址上建造起苏联风格“中苏友好大厦”(包括“友谊电影院”,一般老年纪的都叫“友谊电影院”,现在叫“友谊会堂”),是上海解放后的第一大建筑,由苏联专家帮助建造,我们看着日以继夜地建造起来。建成以后的第一次展览会是“苏联社会主义建设成就展览会”,开幕时非常隆重热闹,给参观者每人发了一只竖的长方形纪念章。那时我在铜仁路对过的实业小学和聚训小学读书,以后有展览,就和小朋友常去参观和白相。在铜仁路上对着安南路的“安仁村”是解放后建造的新式公寓。在“安仁村”北侧的低矮老旧房子近年拆除改造成新式的展览用房,现名“敬华画廊”(原哈同花园全部改建完毕)。

  安南路西头的赫德路(今常德路80号)是英商电车公司,在解放后改名为“电车一场”,1908年3月5日上海第一辆从静安寺发出的有轨电车从这里开出,标志着上海现代化的公共交通的开始。在里面工作的工人大多租住在安南路和常德路的弄堂里,便于上下班。在20世纪60年代,我 在闸北发电厂工作,有时清晨就乘出场的有轨电车直到江湾五角场,再换乘75路公交车(现已取消了)到厂。电车一场在2002年底搬迁了,几十年的瓦楞顶的停车棚和电车架空线都已拆除。笔者2002年7月在电车一场大门口留下了一张照片,上有“上海巴士一电公共交通有限公司”和“常德路80号”门牌,成为最后的纪念。

  安义路最重要的建筑就是毛泽东旧居。当年,毛泽东为了领导“驱逐湖南军阀张敬尧”的运动,于1920年5月来到上海,住在今安义路63号。现在与之相邻的5幢房子都保留下来,在楼前立有“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1920年毛泽东寓所旧址”的石碑。

  安义路63号毛泽东寓所

  革命家、经济学家于光远(本名郁锺正)的母亲郁华若(本名蒋文英,大家都叫她郁妈妈)和于老的胞弟郁锺德等曾住在慈厚南里,直到解放后郁妈妈住到儿子那里去了。郁妈妈的五个儿女解放前都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大儿子郁锺正1937年到延安;女儿黎汶(原名郁锺媛)1940年到苏北参加新四军,郁妈妈还冒着风险闯过多关到苏北新四军根据地去看望女儿;在上海的大女儿郁锺馥等三个儿女都是中共地下党员,从事革命工作。郁妈妈与中共上海地下党的许多领导人有接触。当年,沈涵(解放后任上海市总工会副主席)由于宣传新四军的抗日事迹劳累过度,十多天高烧不退,郁妈妈日夜守护在病床边,硬是从病魔手中把他夺了回来。郁家成为秘密联络站后,小儿子郁锺德、小女儿郁锺娥也常在门外望风。有次同一天郁妈妈安排两批地下党人员在她家碰头,但她能安排得两批人员各不相见(地下党员各不相知互不通气)。郁妈妈给地下党做的义务有许许多多,是位有点传奇色彩的老人!小儿子郁锺德参加中共地下党后,1947年受命离家去崇明从事地下工作,郁妈妈在小儿子离开自己身边时,忍着内心的不舍鼓励他:“你真的懂事了!飞吧!”解放后郁妈妈在外地从事革命工作的儿女回到上海,与大儿子郁锺正已失去了十二年多的联系,一家人相聚的喜悦是根本不能用文字来表达形容的!郁妈妈解放后担任政协静安区第一届常委和长宁区、静安区的多届常委。我小时候看到过这位慈祥的阿婆。据郁锺德讲,乔石(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在上海从事中共地下党工作时,就是住在慈厚南里靠福煦路的“居士林”(今延安中路1266号)楼上。“居士林”与电车公司隔墙,前门在福煦路后门通弄堂,是佛教信徒诵经的场所,来往人多,也便于撤离。郁锺德就是在乔石领导下参加的地下党工作。2014年7月23日我们在静安区文史馆做慈厚南里的口述采访时,郁锺德、邹其敏夫妇等郁氏家人讲述了部分往事。

  我们家住安南路35号,同楼过街楼住的许德华在市邮政局工作,解放前他曾被国民党反动派在半夜里逮捕入狱,许的妻子曾问我父亲瞿思正能否担保出狱?我父亲答应愿作担保。解放后许任市邮政局保卫科长,恢复了贺德华的本名,大家才知道他是位中共地下党员,以后他家搬离了,住到淮海路靠近襄阳公园的地方。

  解放前许德华曾暗示我父亲瞿思正看点进步刊物,还鼓励我父亲为大家做点好事。我父亲与同住南里的聚训小学校长曹志英,以及张桂卿、傅孟宪等几位正派人士组织成立了“慈厚南里房客联益会”(报旧上海市社会局未获批准),为居民大众办事。解放后我父亲把 “慈厚南里房客联益会”的全部材料移交给“冬防队”。我现在还保存着瞿思正在“慈厚南里房客联益会”布告上盖章用的大小两枚签名章。父亲瞿思正解放前购买阅读了《再造》《群众》《展望》《文萃》等进步刊物,解放前反动派逮捕许德华时曾搜查过我家下面的“瑞康五金店”店堂,这些进步刊物如被查出父亲也就被逮捕了。现在这些进步刊物我已全部无偿捐赠给上海市档案馆收藏。瞿思正解放后在慈厚南里北里的人民代表选区,得到选民们的信任,被选为静安区和新成区(两区先后撤并过)第一届至第六届区人民代表,1955年底被中共静安区委统战部安排进入静安区政协任副秘书长职,并任区政协第一届常委和以后的三届四届常委,直至退休。

  慈厚南里的陈宏阁,是新中国人民币印钞机的发明者,1957年国庆节登上天安门观礼台,1958年“五一”节到北京参加天安门城楼观礼,全国劳动模范,享受专家级待遇。

  安南路这个地方曾居住过的名人有郭沫若、田汉、国民党高级将领陈仪、大画家徐悲鸿前妻蒋碧薇的父亲、太极拳北派南传之功臣陈微明、作家戴望舒。在电车公司常德路对面嘉禾里居住过郁达夫和王映霞。还有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著名音乐家、画家严折西和他第二任夫人杨碧君,笔者与严杨二老曾是慈厚北里的对门邻居。严是“明月社”成员,曾参与招聘聂耳等人,是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中张忠良父亲的扮演者严工上的三公子。工上公有个凡、与今、折西三子,月娴、月泠、月美三女,解放前三个儿子都是音乐作画名人,三个女儿是电影明星,严工上也是电影明星。杨碧君是聂耳与安娥创作至今已有八十多年的《卖报歌》卖报童的原型,参加拍摄过八部电影,也是电影明星。严折西的前妻是薛玲仙,是旧上海滩的“四大天王”之一。严家是一门艺术人家。“金嗓子”周璇与严杨二人是好朋友,曾来看望严杨,造成弄堂轰动争相看大明星。杨于2018年1月8日谢世,享年96岁。

  慈厚南里住着滑稽“双字辈”演员沈双华,他是滑稽“新三大家”之一姚慕双周柏春的弟子,“文革”中周老师的脚受伤,沈双华帮周老师联系在南里延安中路弄口的“蓝棠皮鞋厂”,为周老师特制一双合脚的皮鞋。

  在我们35号过街楼的南面一间曾住过一家印度人,女主人很客气和善,只有他家装有煤气和独用的自来水,因是朝南间到冬天有太阳,我母亲常带我去孵太阳。他家还有一个侄子,抗战胜利后他们回国去了。这间房后来由住在北面一间的许德华搬进去住,许也是在此被反动派逮捕的。

  现在安义路两边都是“嘉里”命名的冲天高楼。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920年毛泽东寓所旧址”及相邻的五幢百年老楼见证了安义路百年多来的变迁。2013年12月26日,修缮一新的“毛泽东旧居”向公众免费开放。

  (本文摘自2019年第1期《档案春秋》,澎湃新闻经授权转载,图片由作者提供。)

《知否》中的这四位美女,原来还演过《延禧攻略》

  


相关文章快速排名2914726866